阳峰资讯
当前位置:阳峰资讯 > 旅游 > 利马国际网·李迅雷:中国经济总量有望在下一个10年超越美国

利马国际网·李迅雷:中国经济总量有望在下一个10年超越美国

2020-01-11 10:39:18来源:阳峰资讯

利马国际网·李迅雷:中国经济总量有望在下一个10年超越美国

利马国际网,作者:李迅雷梁忠华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济增长率的变化经历了“低”和“高”三个过程。

尽管目前经济正在放缓,但这一速度几乎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因此,中国的整体经济预计将在未来十年超过美国,并在经济放缓期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当然,新中国经济的头30年仍值得深思。

尽管两枚炸弹和一颗星星的辉煌成就奠定了独立和自力更生的工业基础,而且“既没有内债也没有外债”,但我们已经失去了战后经济的“黄金增长期”,拖延的时间无法收回,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落后了,岁月无情,“先老后富”。

展望未来,中国经济至少可以保持适度增长,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增长主要贡献者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当然,在人口老龄化、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的背景下,股票经济的特征将越来越明显。依赖投资刺激的旧模式不再可持续。股票经济只能依靠重组。只有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大力发展高科技,我们才能克服各种困难。

01

2000年全球经济史:中国从领先走向落后

纵观2000多年来全球经济增长的历史,在19世纪之前,全球经济增长非常缓慢。

根据著名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的计算,从第一年到1820年,全球经济平均年增长率仅为0.1%,1800年间人均收入仅增长40%以上。

然而,工业革命彻底改变了这种局面。从1820年到2000年,全球经济增长达到2.2%,人均收入在不到200年的时间里增长了10倍以上。

因此,可以说,过去200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主要是由工业革命后的过去200年促成的。

从2000年的历史来看,中国经济经历了从领先到落后再到崛起的过程。

19世纪之前,中国和印度是全球经济的“领导者”,占全球经济总量的20%以上。然而,在当时的生产方式下,人口是决定经济规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量。例如,当时中国和印度都占世界人口的20%以上。

全球也是如此。人口众多的国家经济规模很大。人口少的国家经济规模较小。

然而,相对而言,中国的经济一直都比印度大,尤其是到了1820年左右,200年前,中国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达到了32%的历史高点,是印度的两倍多。

然而,鸦片战争后,中国经济直线下滑。

从科技发展对经济的影响来看,工业革命后技术进步加快,使得人口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减弱。

尽管英国在16世纪末打败了西班牙,并开始在西方国家崛起,但真正的大经济繁荣是在工业革命之后出现的。

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美国的经济实力也开始上升,逐渐超过19世纪末的英国。然而,正是两次世界大战才真正将美国的影响扩大到了全世界。欧洲主要大国在战争中遭到严重破坏。美国抓住机遇迅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国。

清代,中国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跟不上技术革命的步伐。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外部世界被外国势力入侵,内部动荡持续,数千年来经济逐渐失去主导地位,变得落后。直到新中国成立,中国经济才开始走上低谷,并再次走上崛起之路。

02

新中国经济的前30年:盛衰中的产业体系构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经济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新中国成立到70年代末,即前30年;第二阶段是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也就是过去40年。

在第一阶段,经济波动很大。年经济增长率仅为6.2%,远低于第二阶段的9.5%。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长期战争带来的持续破坏,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状态。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头三年是一个快速复苏的时期,重点是稳定物价和发展经济。

从1953年到1956年底,中国完成了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基本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然而,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行也开始了一个由计划经济主导的阶段。

然而,三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很快中断了经济的稳定运行。加上自然灾害的影响,国民经济在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急剧下滑。1960年,没有经济增长,从1961年到1962年,甚至出现了急剧的负增长。

20世纪60年代初,他们开始纠正错误,并努力扭转当时的困境。直到1965年,主要的工农业生产才恢复到1957年的水平。但是很快经济又经历了十年的低增长。

然而,仅靠国内生产总值无法判断前30年的增长。毕竟,当时的内外政治环境是不同的,在寻求发展之前必须顶住生存的压力。

此外,新中国成立初期,对工业经济的大量投资,特别是对重工业的大力支持,不仅为今后几十年的和平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也为后续工业化的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用邓小平同志的话来总结:“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取得了很多成绩。尽管我们也犯了一些错误,但并不黑暗。”

在前30年,当外部环境很差时,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很显著。例如,在那个时代,两枚炸弹和一颗星星被成功测试。中国唯一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涂有友也在那个时代提取了青蒿素,这成为获得诺贝尔奖的基础。

此外,前30年高比例的人口支持也是经济增长相对较低的原因之一,但它给未来40年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可观的人口红利。

03

新中国近40年的经济:稳步超越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40年来,中国经济相对稳定、高速增长,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

从1978年到2018年,中国经济以每年9.5%的速度增长。与过去30年的剧烈波动相比,过去40年经济更加稳定。这与40年的改革开放和生产力的解放与发展密不可分。

从1978年底到1979年初,以土地承包为重点的农村改革开始推进,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与此同时,城市所有制和产权制度的改革也在进行中。经济逐渐摒弃单一公有制模式,创造性地提出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私营经济在20世纪80年代蓬勃发展,逐渐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针对居民、企业、政府、价格等方面的改革措施逐步实施,中国经济逐步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

在内部改革的同时,对外开放也在推进。1980年,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被建成四个经济特区。此后,沿海开放的范围逐渐扩大,开放政策从沿海向内地推进。2001年12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启了一个新的阶段。

改革开放40年来,由于多种原因,中国经济在许多领域取得了显著成就。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有三个要点。一是市场化改革,二是从封闭走向开放,三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市场化改革极大地优化了经济资源的配置。从自家养鸡被称为资本主义,到“不管猫是白是黑,抓老鼠都是好猫”。其背后是意识形态的转变,工作重点从阶级斗争转向了经济建设。

在单一公有制经济模式下,农民和工人的生产能力明显不足,不能充分发挥他们的能力。然而,通过市场化改革,农民、工人和企业家的积极性得到了激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采用的计划经济体制依靠规划和行政手段来分配资源,这就要求规划者准确及时地掌握和判断宏观和微观事实,但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市场化使微观个体能够探索和发现经济规律,并根据价格信号做出生产、投资和消费决策,从而降低人为失误的可能性,激发市场参与者的活力。

因此,尽管中国具有人口红利的优势,但改革开放前,近80%的人口仍生活在农村地区,从事低效的农业生产活动。然而,改革开放后,随着生产力的解放和私营企业的兴起,我国第一产业就业人口比例急剧下降,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快速推进,劳动力的成本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因此,推动中国高速增长的与其说是人口红利,不如说是市场导向的体制改革释放了中国固有的人口红利。

“材料”就在那里。你画什么样的作品取决于你如何组织你的钢笔。

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继续推进对外开放。

从数百年来看,导致中国经济由领先走向落后的关键因素之一是清朝实行的闭关锁国政策。它沾沾自喜,跟不上全球技术革命的步伐。当西方技术革命进行的时候,它仍然冒充为“中国的国家”。它不知道外部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只能落后于“挨打”。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实施的对外开放政策,是数百年来我国又一次独立对外开放。

经济发展初期引进大量外资不仅弥补了资金短缺,而且对国内技术和管理水平的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

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已深深融入全球供应链体系,使劳动力成本优势在全球市场发挥作用。在分享我们自己市场的同时,中国也享受着全球市场,这样企业就可以在世界上赚取收入。

可以说,对外开放使我们能够深入参与全球竞争与合作,跟上技术进步和时代变化的步伐,并能在许多领域引领世界。

经济稳定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多年来,虽然我国经济基础薄弱,劳动力丰富,但经济增长率明显偏低,经历了起伏。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工作的重点不是经济建设,经济建设一再中断正常的经济增长。因此,为经济发展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关键之一是不要“翻来覆去”。

04

中国经济未来的机遇和挑战:任重道远

回顾历史后,让我们展望未来。我们一直强调,我国目前面临的局势可以说是40年来未见的变化。

从外部环境来看,全球老龄化,贫富差距不断加深,全球化进程面临信任危机,形势复杂。

自2002年以来,全球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已经超过7%,也就是说,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18年底,这一比例已经达到9%。

同时,市场化虽然可以提高效率,但也会伴随着个体差异。

目前,世界主要经济体贫富分化严重,内部矛盾突出。例如,美国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贫富两极分化问题的体现和转移,即内部矛盾的外化。

世贸组织领导的全球化进程也面临挑战。在技术竞争的同时,它也揭示了彼此之间的信任危机。随着中国的崛起,敌对的外部竞争压力也会增加,给中国经济发展造成各种障碍。

从国内经济发展格局来看,发展需求与结构供给不匹配。

如前所述,前30年的中速增长和后40年的高速增长是错位发展的表现。也就是说,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知青去了山区和农村,而市场机制被用来发展经济,阶级斗争被进行。结果,日本、韩国等国失去了发展机会,差距扩大了。

目前,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退,房地产泡沫风险更大。这一政策很难再盲目刺激,但需要在稳定增长和风险防范之间取得平衡。

自2012年以来,我国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一直在下降,过去连续7年呈负增长。然而,人口仍然是经济增长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量,中国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在过去十年一直在下降。

当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时,需求方刺激将始终发挥其作用,货币、财政和房地产政策将继续刺激。因此,中国在过去十年经历了三次经济周期,但并没有改变经济增长下滑的方向。需求侧管理只能改变短期经济波动,但不能改变长期经济趋势。

与此同时,中国的杠杆率大幅上升,债务风险凸显。这主要是由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回报率低,这只能在短期内推高国内生产总值,但不能像投资机械厂那样持续创造国内生产总值。

用莱斯利模型进行预测,我们会发现我国未来的人口状况可能会变得更加严峻,这就决定了我国的经济增长仍然存在下行压力。

目前,居民和企业的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各城市房价飙升至高位,尤其是小城市,房地产流动性差,风险更大。

换句话说,进一步刺激房地产刺激经济的空间相对有限,经济的系统性风险相对较高。在潜在经济增长的下降趋势下,政策必须在稳定增长和风险防范之间保持平衡。

除了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和社会杠杆比率的高风险外,我们还应该看到问题出现背后的深层原因,即当前的问题主要是长期分配扭曲造成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前者债务较低,而后者债务较高。在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之间,融资设施存在不对称,行业进入存在障碍。在住宅部门,存在着扩大高收入群体与其他群体之间人均收入差距的问题,等等。

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将不可避免地由消费驱动,而不是投资驱动。为了保持稳定的消费,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即如何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

更现实的办法是扩大社会保障基金的规模。毕竟,国家资源(如国有股的分配)可以用来弥补社会保障基金的缺口,从而解决老百姓对消费的担忧。

在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的过程中,总量快速扩张的机会越来越少,但结构亮点依然存在。在这样复杂的形势下,只有进一步推进内部改革开放,大力发展高科技,坚持结构调整,才能通过提高经济运行效率,激发经济活力,缓解人口老龄化等问题带来的增长压力。

  • 上一篇:迈克菲Bitfi钱包已承认安全问题 下周公布漏洞奖励
  • 下一篇:“媳妇儿,你太懒了,连家都收拾不好!”